当前位置:

道德情操论读书笔记

亚当·斯密Ctrl+D 收藏本站

无可置疑的经典中的经典,作为亚当斯密在去世前还一直在修改的著作来说,怎么夸奖都是不过分的,对于斯密而言,本书的价值也许要远胜于《国富论》,但斯密的大名却更多因为《国富论》而被公众知悉,这里面也似乎蕴含着一丝意味,人们对于商品经济的关注,要远胜于对于自身德性修养的关注,此处也不过是一点个人的猜想,不做深究。

斯密的道德哲学,可不是简简单单对自己的伦理观点进行排列组合,而是一整套从点到面再到大厦的体系性建构,这座大厦的地基是人的同情,通过同情推演出良知,再通过良知的外化出社会的一般化道德原则,最后通过对一般化的道德原则内化入人的自身,形成德性,这座大厦的顶端就是人的德性。从哲学上看,这是一个圆圈,它从人的自性出发,在与他人与外部社会环境的结合推动,最终再回到人的自身,不断地循环发展,完成超越。

斯密的道德哲学,属于情感主义流派,也就是前面所言的从人的自我秉性情感出发,而非传统的根据理性原则建构的道德体系,这个思想很大的继承了他的好友休谟的思想体系,当然斯密也对休谟的思想做了发展,下面我打算从两个大方面进行论述:

斯密的道德哲学体系整体框架是什么样的?

道德情操论与国富论的联系。

先来重点看看,斯密的道德哲学体系,在这个大问题下,我们需要继续拆分成以下几个小问题:

人类道德的基础来自于哪里?

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是如何对他人的行为进行评断的?

我们又是如何对自身的情感动机进行评断的?

我们如何构建道德一般化原则?

道德一般化原则如何内化为人自身的德性?

问题1:人类道德的基础来自于哪里?

要回答这个问题,有几个关键词需要把握,即同情、想象力、合宜性。

同情,前面说过,是斯密道德哲学的基石,所有的其他概念,都是以同情作为基础建构出来的。同情,是一种自然的秉性,它会使得人们不自觉的关心他人的际遇,会因为他人的悲伤而悲伤,以及因为他人的快乐而快乐。

那么我们就需要问,这样的一种自然秉性,是如何实现,亦或是如何产生的呢?是想象力!人们之所以会同情他人,并不是因为人们能够切身感受到被同情人的感受,而是通过把自己想象到对方的处境之中,从而意识到自己可能的感受,从而产生同情感。也就是说,你看见一个人悲伤或痛苦,你也有所感,本质上并非你直接感受到了对方感受到的痛苦,而是你听过想象力将自己置身于他所处的情境之中,自然的产生出与对方类似的痛苦情绪。

同情作为一种人自在的秉性,存在一个支持它的机制,斯密是基于道德哲学进行判断的,但他的判断是存在生物学基础的,这种机制就是,在进化过程中,需要对同情这个秉性进行支持,手段即为,当我们相互同情而产生一样的情感时,我们会感到愉悦,反之则感到痛苦。比如,我们在处于困境而感到痛苦时,总是希望通过诉说而得到对方的同情,如果对方表现出同情,即能够对我们进行宽慰和同样表现出适当的痛苦,我们会因为获得了对方的同情而产生一份愉悦,并由此适当地减轻了痛苦。反之,如果对方没有表现出共情感,我们就会感到痛苦甚至愤恨,这一份额外的痛苦加之与原来的痛苦之上,无异于雪上加霜,是非常残忍的。所以斯密说道“对不幸者而言,最残忍的表现是对他们的不幸视若无睹,无动于衷”,而如果是幸灾乐祸,则是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,更是残忍了。

由这个机制进行展开,就来到第三个重要概念,合宜性。当同情者与被同情者的情感相一致时,由于产生了愉悦感,因此前者会认为后者的情感是合宜的,反之则是不合宜的。分为两个同情方向,当我们作为同情者,我们考量被同情者的情感是否合宜,是以对方的情感表现是否与我们自己相契合作为准绳,而当我们反思自身的情感表现是否合宜,则又是与被同情者情感是否相契合作为准绳;而当我们作为被同情者时,也是同理。因此,合宜性的正向激励是,当我们作为同情者时,我们会尽量让自己的情感趋向于与被同情者契合,以此尽可能展开我们的同情;当我们作为被同情者时,由于我们也可以通过同情对方的处境清楚的明白到,对方并非真实的处于我们的处境之中,而要求他人同情自己是较为苛刻的,因此为了能够使得双方的情感相契合,我们就会尽量克制自己的情感,使得自身情感是合宜的。